鈺十三

日安:要請各位幫忙,做件好事,將《溫度》這一部公益微電影 

https://youtu.be/TZEqTVZ9sjM

連結轉發給更多人,每增加1個YouTube瀏覽人次,就可以替全民食物銀行募得新台幣1元。請大家把愛傳出去,感恩你的善舉。


【編】《阿德勒不生氣的教養法:媽媽不抓狂,孩子好好教》


老實說
我覺得若有人真能完全做到這本書中所說,那一定是非~~常的了不起,簡直非常人所能及了(作者也很清楚,所以在書後有提到,不用苛責無法完全做到的自己,只要每天有做到一點點,就都要為自己喝采)
但,我非常贊同作者的論點
她提到了很重要的一點——大人們說話的語氣,會大大影響孩子
很多人都以為孩子還小,懂的不多
但我不這麼想,我認為,其實很多事孩子都懂,只是他們選擇隱藏、不表現出來,有可能是因為不想讓父母傷心難過,也有可能是出於恐懼所以只能努力藏起、壓下所有心情
當這些孩子長大,很多人可能會遺忘當時的事情,但那些傷痕卻會深深留在他們心上,導致日後他們會不自覺地針對某些看起來沒什麼大不了的小事出現強烈的情緒反應,或是用曾經被對待的不愉快方式去對待別人
這些「不成熟」大人們的行為、情緒反應並非在當下瞬間形成,而是從小「累積」而成的,而這些負面累積就有可能是來自於他周遭大人們無心的一句話
都說「言者無心,聽者有意」,如果我們對成人朋友都能有這般警惕,為什麼對孩子就能肆無忌憚地暢所欲言呢?
「你真的很聒噪!」「你真的很煩!」「你怎麼會這麼沒用?」「你為什麼老是講不聽?」很多父母常會不經意地脫口而出這些話,但這些話卻有可能會讓孩子以此來形塑自我,結果本來不聒噪的孩子就真的變聒噪了,本來很有用的孩子就變沒用了,本來很聽話的孩子就變得不聽話了
正因為孩子視父母為天、容易受到父母一言一行的影響,做父母的在與孩子對話時才更要留點心
誰都不喜歡被批評,誰都希望受到鼓勵,孩子也是一樣
鼓勵不同於讚美,鼓勵是讓孩子知道父母一直都有在關注他們、支持著他們,孩子便會因而獲得勇氣,相信自己可以做到,也相信父母是永遠和自己在一起
這麼一來,親子間就能建立起親密的良好關係,而這,才是教養最終且主要的目的(那個什麼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基本上不在這本書的討論範圍內XDDDD)
而且這樣的方法不僅可用在自己孩子身上,同樣也可以用在學生甚或下屬身上(本書的作者就是位老師,書中她就以自己教學現場的實際經驗舉例說明)
這本書的主旨說穿了,就一個:改變說話的方式與語氣(不只對小孩,我覺得對所有人都是)
但如果單只是這樣,未免太抽象,畢竟說要改變語氣很簡單,但具體來說到底要怎麼改?又有什麼語氣是NG的?
例如孩子一直打電動時我們可以說:「時間快到囉,要留意一下時間喔。」而不是劈頭就罵:「你要玩到什麼時候!」
又例如孩子常常會忘記帶第二天上課要用的東西,比起責罵他:「你為什麼老是丟三落四的!」我們可以改說:「明天該帶的東西準備好了嗎?和媽媽(爸爸)一起再檢查一遍吧!」
比起直接的責罵,讓孩子出現反抗、不平的情緒,用鼓勵的方式或許更能收到效果
雖然我不是人母,無法站出來拍胸脯保證說:「這方法我用過,沒錯!很有效!」
但我可以為人子女的身分說,這方式對我絕對有效!

《黑心居酒屋》

《黑心居酒屋》
這間店的店名很黑心,服務卻很暖心
讓每一位抱著煩惱走進店的客人,最後都能酒足飯飽地帶著淺淺的笑容回家
在這裡,溫暖的不只有老闆娘的貼心與細心,每位常客的熱情更是讓人感懷動心
也許,這就是所謂「下町」的風情與魅力

這本小說,乍看之下很有《深夜食堂》的風格
不同的是,店中主角換成了溫婉體貼又多了點強脾氣的老闆娘
(比起來,我更喜歡老闆娘風的深夜食堂~~)

約莫三十歲的獨身老闆娘馨在父母去世後與妹妹美音共同繼承家業
她兼具父親高明的廚藝與母親圓滑待客的手腕,不但父執輩的常客愛來,年輕人也喜歡到這間店坐坐
這些客人們或許是下班後來這而消遣消遣找小姑娘聊聊天;或許是工作上受挫來找美音撒嬌,吵著說想吃母親以前做過的菜;又或許是因為初出社會、出來東京,一切都不習慣,想念家鄉味而來找美音幫忙做些家鄉菜
這些人總是一邊喝酒吃飯,一邊向老闆娘與其他客人們吐苦水、聽過來人給建議
我很喜歡這種感覺,像在寒冷黑夜中,燃起一盞長明燈般
所以,看了這部小說後我常想,要是身邊有這樣一間居酒屋就好了(但老闆娘要是年輕、溫柔的女生喔~~我喜歡說起話來柔柔的女生勝於中年大叔XDDD),我一定至少每星期去報到一次!

除了喜歡作者描寫的店中氣氛、賢慧可人的老闆娘,我另外還喜歡看老闆娘和另一名剛來報到、身分成謎的年輕男人──要──的互動
要總是在快關店時才來,看起來不像是住附近的人,從些小地方的描寫,看得出他的身家似乎頗為豐厚
我暗自揣想著,要該不會是某富家大少爺,因為受夠了酒店小姐的營業笑容,所以才會對這小小的居酒屋以及直爽的老闆娘情有獨鍾吧
此外,要這個男人感覺很有見識與智慧
因為每次有其他常客遇到問題求助老闆娘而不得解時,要總能給出恰當又切中核心的建議,幫老闆娘及其他客人們解決頭痛問題
而且就算老闆娘跟他鬧脾氣、不給他好臉色,要也似乎是波瀾不驚地默默承受(這麼優質的成熟男人,果然只在書中有……)
可惜要與老闆娘的互動最後只結束在被常客調侃(而且還是要單方被調侃)的情節中
對於要的來歷、身分等,書中隻字未提,徒留懸念
照這勢頭看來,作者應該是要寫續集的吧(她要吧?她會吧?她應該要這麼做的吧?)
身為「黑心居酒屋」與要的小小粉絲,我衷心希望作者能給個交代啊!XDDDD
(但話說,就這樣留下點遺憾,也未嘗不是一種美感啦~~)

夢日記(20160623)

我夢見他了,和文春的編輯

兩個人來找我了

編輯是一身冬裝打扮,駝色的冬衣,一臉笑咪咪的模樣

他則是一貫的黑色西裝外套跟白襯衫,不同的是,十指都塗上了與我先前繪在手上的同色指甲油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很想他

也許是吧

明明很想見他,卻又拉不下高傲的自尊

我這個人

還真是麻煩透頂